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人性的丑恶

人性的丑恶

秦修文,一个听起来很有文化的名字,其实也就在解放前念过一段时间国小,最后家里没钱供他读书了,他就在街面上瞎混,靠着身体强壮,下手够狠,为人狡诈,很快也在街面小有名气!解放大军进入这个小县城后,聪明的他觉得天可能真变了,他决定赌一把,带着工作队打土豪分田地,一副革命热情高涨的模样,很快被县军管会的一把手,一个识字不多的老革命张农兵看中,成了他的秘书!

  往后的岁月里,秦修文也确实扎实肯干,尤其对上面下达的政策精神能很快明白,帮了张农兵很大的忙,也赢得了县委一帮老干部的信任,可是风云突变,文革开始了,市里成立了革委会,一开始秦修文和很多人一样搞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就自己人和自己斗起来了,也不明白为什么市里这么多领导一下成了反革命,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又一次机会来了!

  在市里成立革委会一个星期后,市革委会派下来了一位叫牛军的人成了这个小县城的革委会主任,牛主任上任后第一时间就取消了县委的权利,并且开始调查包括张农兵在内的县委成员,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突破口,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秦修文的投靠让他欣喜若狂,在秦修文的帮助下,各种假的揭发,检举成了打到原县委领导的有力武器,这些老革命也就成了被批斗的现形反革命,由于牛主任得到了秦修文的投靠,很快完成了小县城的革命工作,高升市革委副主任后提拔秦修文成了这个小县城的革委会主任,并且因为小县城偏僻的原因,市里把关押改造这些老革命的地方也安排在了这个小县城里!而秦修文也就成了这个小县城说一不二的土皇帝,没了约束的他开始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秦修文在从市里参加完会议回来后,觉得现在这个混乱的情况可能不会长久下去,国家大事他不懂,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人是铁,饭是钢,一天到晚批斗,学习,没人生产,没人种地,最后老百姓吃什么!于是他想利用这次建立关押老干部的营地的机会为自己以后铺路!

  首先这个地方所有看守必须用自己的人,其次要分内外营地区分关押的人!

  一个星期后在建好的内营地里,秦修文第一次见到了被他出卖的张农兵和县委成员,看着张农兵愤怒的眼神,秦修文一跪不起,反而把张农兵整糊涂了,秦修文一边哭一边像张农兵解释自己的良苦用心,当时看着全国大型式知道自己的小县城也不能避免,而如果让当时的牛主任觉得县委抱成一团无处下手,而从市里调人手来,那县委这些人所受得伤害会更大,现在这里自己已经能掌控以后不会再让他们受到伤害,张农兵想想营地建成后听到外面来的人说的,受到的对待,什么土飞机,皮鞭抽,带高帽游街等,自己这些人确实没收到什么迫害,也就不在埋怨秦修文的所作所为,只是怪他为什么不提前说,误会解除后,秦修文和张农兵等原来县委的成员约定,以后如果有上面来检查就配合秦修文演戏,并且积极寻找机会把外营地的人带入内营地保护起来,如果没有一次意外事件的发生,秦修文可能会和这个小县城平静的度过十年动乱,但是在那件释放他内心魔鬼的事情发生后,一切都变了!

  营地建好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在办公室无聊的秦修文决定下去走走,当来到保卫队队长葛大壮的屋外时候听到了有女人小声的哭泣和呻吟的声音,这个葛大壮是秦修文以前在街面瞎混时候的得力臂膀,也是一个苦哈哈,这次跟着秦修文得势后嫣然也是小县城里的红人了,但是他没结婚,那屋里的女人是谁?秦修文拍了拍门。

  屋里有了回话:他妈的是谁个?

  秦修文:是我,开门!

  屋里声音明显慌乱起来,片刻后门开了,秦修文看到葛大壮的屋里还有一个长相秀丽身材苗条的女人,这个时候女人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看到女人褶皱的衣服还有一脸惧意的大壮,秦修文很快明白了刚才屋里发生了什么,秦修文带着葛大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询问情况,葛大壮虽然害怕但是还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出来了,这个女人是原来市委宣传部部长的老婆,自己也是市文工团团长,因为老公被转到我们营地关押,而且老公在被批斗时候受伤一直没好,所以希望能保外就医,来了几次找您您都没见,送的烟酒也都给送到您这了,这次又来找您我给拦下来了,晚上我又喝了点酒看她漂亮就犯浑了,没想到一说她还真同意了,你还别说这娘们皮肤白嫩白嫩的,一点也不像快40的人了,而且让做什么做什么,特别会斥候男人。

  看着葛大壮越说越来劲,秦修文自己小腹也是一团火热,绷着的脸也慢慢放松了下来,原来除了收些烟酒钱财自己手里的权利还可以做这件事,今天真是无形中给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

  葛大壮看着秦修文缓和的脸色,知道自己今天这关过去了,他试探的询问秦修文要把他屋里的女人叫来谈谈保外就医的事吗?秦修文内心还在斗争中,他没有说同意,也没有反对,葛大壮立刻明白,出去回屋把刚才那个叫许晴的女人叫来了,来之前明确告诉许晴秦修文是这里的总负责人,她老公的事决定权在秦修文,让她好好谈,好好表现!许晴知道自己要怎么表现,她已经不干净了,为了老公,不在乎再多一个人爬到自己身上!

  秦修文还在心里斗争的时候,许晴梨花带雨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快四十岁了,面孔还是那么清秀,可能是常年跳舞的原因胸部并不大,但是看着还是很坚挺,修长的身材浑圆的臀部,在哪个时代绝对算高的1。7米的身高,让他内心的天平瞬间倾斜像了恶魔!

  葛大壮把人带进来说了句自己在门口守着,就关门出去了。

  屋里第一次做这个事的秦修文难免有些紧张,这个时候许晴开口了:秦主任,我家那口子情况你是了解的,上次受伤一直没好透,我没别的要求,只想能带他出去把伤养好,我求求你了,说着跪了下来。

  秦修文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接着说到,治伤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们家属是不是配合革委会做好他的革命改造了,说着就走过去想扶起许晴,许晴抬头看着秦修文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她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她伸手拉开了秦修文的裤链,伸手掏出了秦修文已经勃起的鸡巴放进了嘴里,秦修文楞住了,他没想到许晴这么主动,也没想到会有人把他几天没洗的鸡巴放在了嘴里,当龟头上传来阵阵刺激的时候,第一次被口交的秦修文明白了权利的作用,也知道自己的人生错过了很多,他发誓以后不会再让自己错过这样快乐的事情!

  许晴吞吐着手里的鸡巴,味道很重,虽然她不反感口交,以前也经常给老公口交,但那都是老公洗好后,如今这个气味很重的鸡巴在自己嘴巴里应该已经洗干净了吧,这样想着许晴习惯的摸着口里鸡巴下的睾丸,她知道这样男人会很舒服,也会很快射精这是他和老公几十年夫妻生活的经验,如今缺用来斥候眼前这个可以决定她老公生命的男人,许晴没猜错,眼前的男人显然也受不了这招,他感觉到鸡巴在嘴里又大了一圈,然后男人本能的抱紧了自己的头动了起来,她感受到鸡巴在她的嘴巴里射精了,射了很多,男人还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有些要窒息的感觉,她拍了拍男人的屁股,男人才慢慢的放开她的头,鸡巴带着他的口水拉了一条长线离开了她的嘴巴!

  秦修文瘫坐在办公椅上对许晴说,明天你可以来带他去医院治伤,然后再送回来,我也会给他调到内营地,他不用再劳动改造,也不会再有批斗,他可以在里面安静养伤!

  许晴擦好了嘴巴看着秦修文,虽然不能把老公接回家,但是可能是先在最好的结局了!

  次日清晨,许晴早早的来到了秦修文的办公室,今天许晴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像她在舞台上跳的小天鹅,作为学艺术的她知道怎么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出来,她也知道穿成这样自己会面临什么,但是这确是她需要做的,她怕秦修文反悔,她需要再次用身体让秦修文完成承诺!

  秦修文开门后看着许晴今天的装扮,想想昨天对她做的事,下面立刻硬了起来,他把许晴拉进了屋里,猴急的解开裤带,把许晴按跪在自己面前掏出鸡巴就对许晴的嘴巴塞去,许晴跪在地板上,一手摸着鸡巴放在了嘴里,闻着鸡巴上的的味道,她很清楚这个鸡巴的主人估计昨天在自己嘴里射过后并没有清理过。

  秦修文享受着许晴口腔的热度,过了一会他把许晴拉了起来按在了办公桌上,从后面掀起了许晴的裙子,扒下了许晴的内裤,看了看已经发黑的阴唇,笑着说,以前没少做啊,是和你家老张做的,还是另有其人?

  许晴回头看着秦修文说,秦主任我家那口子出了名的爱吃醋,我哪有和别人做过啊!昨天葛大壮也没进过我的身子,我给他舔出来后,他刚脱我衣服你就来了!除了老张你是第一个人!

  听了许晴的话,秦修文鸡巴更是硬了一圈,他拍了拍许晴的屁股,扶着鸡巴对着许晴的阴道就捅了进去!因为太干,许晴痛的掉出了眼泪,但是秦修文好想很喜欢这种感觉,慢慢的插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许晴不敢反抗,忍着疼痛配合着秦修文的抽插,秦修文手从后面抓住了许晴的乳房,两只大手刚好抓住用力的捏了起来,大力的抓弄让许晴哀怨的回头看了一眼秦修文,希望秦修文能轻些。但是处于亢奋状态的秦修文哪里顾及到这么多,一直大理的抽插着,十多分钟后秦修文把射过的已经疲软的鸡巴伸进了许晴的嘴巴里!

  高潮过后的秦修文回到了办公桌后坐下,看着依然讨好的舔弄自己已经软了的鸡巴的许晴,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大壮啊,是我,你带两个人把那个老张带到我这来,什么那个老张,宣传部张部长!

  十多分钟后当秦修文的鸡巴再次在许晴嘴巴里变大的时候,门口想起了敲门声,许晴想起来,可是秦修文不让,秦修文瞪了许晴一眼许晴不敢在动,这是秦修文说,进来,葛大壮:主人,现行反革命张存根带到。

  只看一个大概四十多长得斯斯文文的人站在了门口,头上和腿上都有伤,昨天看过资料的秦修文知道这个张部长也是一个善于经营的人,只是这次对大形式判断错误,站错队,而且现在省委负责人是他以前得罪过得人,所以想从新战队都没有机会!

  进门喊过口号后,本来低着头的张存根微微抬头看了看秦修文这个以前自己根本不会搭理的小县城里的秘书,不知道这个现在能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叫自己做什么!

  张存根虽然你头上和身上的伤是自己罪有应得,但是考虑到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在你爱人一次次的申请下,准许你爱人陪同你去医院治伤,然后送你去内营地修养,你要时刻感谢党,感谢毛主席!

  葛大壮看到秦修文在说这话的时候身体一直在动,手也放在桌下,就挪动了身子像侧面看了看桌下,这一看也是吓了一跳,许晴和他老公隔着一块薄木板正在给秦修文舔着鸡巴,而秦修文一只脚也放在了许晴的胸部在搓揉,这个时候秦修文一边把脚抬高甚在了许晴的嘴边,一边对张存根说,好了让我看着你最近学习的如何,把你最近学习的心得体会说一说,许晴差异的看着秦修文,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值到秦修文把脚趾放进了许晴的嘴巴里她才明白,许晴不知道为什么人可以这么变态,但是她忍着恶心开始了舔弄,秦修文抓着许晴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鸡巴上,自己刚才脚痒,就想试着看能不能让许晴给舔舔,没想到许晴真的很配合,这就是权利带来的甘露!

  在许晴的一边搓揉鸡巴,一边舔弄睾丸下,秦修文有了要射的冲动,我对着还在谈感想的张存根说:把你的脸转过去,我要拿一份重要文件看,没有命令不许回头,要不你就是窃取革命成果,这是党对你的考验。

  张存根一听吓得赶紧转过去脸对着墙壁,这时葛大壮看到秦修文拉起在桌下的许晴,许晴根本不敢起身,秦修文趴在许晴耳边说了什么,许晴无奈起身,走到桌前离自己老公不到一米的地方,扶着沙发扶手,掀起裙子,拉下内裤,掰开自己的屁股,哀求着秦修文的插入,秦修文来到许晴身后,扶着鸡巴一边插入许晴的阴道,一边对张存根说,很好,你到现在没有回头,你是个党性很强的人,我看以后对你的审查可以减少,如果是冤假错案,我们也是可以帮着平反的!

  张存根听后欣喜若狂,虽然听到身后有奇怪的声音,更是不敢回头,怕那是对他的考验,这次难得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抓住!

  葛大壮看着秦修文的玩法,已经惊为天人,秦修文一边和别人老公聊天,一边在他身后不到一米地方插着别人老婆,时不时还批评别人老公几句,我说老张啊:听说你是市委大院出了名的醋坛子,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大方点吗?嗯。把这个夹紧些,《说着扶着许晴的屁股像中间紧了紧》虽然不知道秦修文为什么关心起自己的私生活了,但是现在的张存根哪敢反驳:是,是,秦主任说的对,我以后一定改!

  秦修文:这就对了,昨天要不是许晴来求情,你的事情也没这么快解决,你的爱人确实能说会到,嘴巴上功夫一流,这点葛大壮也可以证明!

  葛大壮:是啊,昨天许阿姨来了后,说了你们家里的情况,都给我说哭了,然后我又带着许阿姨来求秦主任,秦主任人好,一听立刻拍板,先给你治伤!

  张存根:谢谢秦主任,谢谢秦主任,我以后一定积极改造自己思想,像党靠拢,像秦主任学习!

  就在张存根的感谢中,秦修文一泡浓精射在了他老婆的阴道深处,从头到尾,许晴都咬着牙没发出一点声音,射过后的秦修文在许晴嘴巴里清理好鸡巴后又拉着许晴躲回了办公桌后面,让张存根出去后,葛大壮主动要求陪许晴一起带张存根去医院,秦修文是明白葛大壮意思的,并且派了一辆车送她们去!

  在隔壁屋等待的张存根看到了整理好后的许晴,两人爆头痛哭一会,在葛大壮不停地催促下来到楼下等待的车旁,葛大壮以看守犯人为由让张存根坐在车前排副驾驶上,并给张存根上了手铐,自己和许晴坐在了后排,在车刚发动不久,葛大壮就把手伸进了许晴的裙子里,自己也把鸡巴拿了出来让许晴用手抓着,就这样许晴一边被葛大壮摸着,一边摸着葛大壮,而且还要和老公聊着家里的情况,过了一会后,葛大壮不满足于许晴只是用手摸了,按着许晴头对着自己鸡巴就去,许晴只得趴在葛大壮的腿上,张口含住了他的鸡巴!

  就这样,许晴一边含着鸡巴,还要一边和老公聊着天,在快到医院的时候,葛大壮射在了许晴的嘴巴里,为了怕车里味道太重,葛大壮点了根烟,还给了张存根一根,张存根很是感谢了一番,在张存根在吸第一口烟的时候,许晴也把无处处理的精液咽了下去!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欲女嫁为人妇 下一篇:我和老婆的小心思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